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驱虎吞狼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“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攀登!”我踩在三楼厕所微微泛黄的厕所地板上,暗暗地想到。

    是的!经历了噩梦一般的攀爬之后,我终于顺着那该死的破水管爬进了三楼的厕所!

    看着镜子里那蓬头垢面,和疯婆子一样的自己,我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我真傻,真的。

    我居然能被岳林森那个脑缺忽悠,还和傻叉一样和他一起爬这根破水管!

    “如果,我真的是桃谷绘里香,我应该会召集粉丝去追杀岳林森吧!”我走向窗台,看着依旧(www.fqxs.net)在水管上苦苦挣扎的岳林森想道。

    “油棍,别他姥爷傻看了,快拉兄弟我一把!”岳林森对着我叫到。

    拉你一把?!做什么美梦呢你!

    我环顾四周,想找到一件称手的武器,将岳林森这个傻叉拍下三楼。

    “棍哥,不对。。棍大爷。。你大发善心拉兄弟一把吧。。”可能是从我身上感觉到了杀气,紧紧抱着水管的岳林森开始哀求我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,现在知道叫我棍哥,棍大爷了?”我看着满脸灰尘的岳林森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,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棍哥!我以后再也不叫你油棍,蠢棍,傻棍,单身爆炸棍这些外号了。”岳林森可怜巴巴的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等等!这混小子什么时候给我起了这么多外号?

    岳林森似乎也觉得自己说漏了嘴,对我尴尬一笑说道:“那个,棍哥。。别在意。。别在意,名多不压身。。”

    什么名多不压身,是技多不压身好吧!

    我白了岳林森一眼,准备伸出手助他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这节骨眼,厕所门外传来了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人要进来!

    会是谁?赵箭仁吗?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岳林森,伸出手,对他比了一个“噤声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岳林森冷静的对我点了点头,示意我快躲起来。

    说话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我连忙钻进了一个隔间,关上门,屏息静候。

    “妈的!这钱,真他大爷的难挣!”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低沉的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!想挣点外快都挣不到,真是无语!”另一个略微尖细的声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的声音听起来很耳熟啊!会是谁呢?”我将隔间的门板微微的敞开,透过门缝向外面望去。

    “ZI~~”

    厕所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,一个高一瘦两个身影慢慢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哎?这不是农业频道的小姜和小毛吗?他们四楼不是有厕所吗?怎么好好的跑到三楼来了?”我看着小姜和小毛慢慢的走进厕所后,默(www.zhaishuyuan.cc)默(www.zhaishuyuan.cc)地问自己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说汪铁棍跑哪里去了?”大高个子小姜一边走向了小便池一边愤恨的对身材消瘦的小毛说道。

    恩?小姜和小毛找我做什么?

    小姜和小毛虽然和我是同期,但是因为不在一个频道,平常基本见面都不怎么会说话,他们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找我?

    小毛点燃了一根香烟,深吸了一口后,对正在解腰带的小姜说:“呵,你看我像知道的样子吗?我要是能知道汪铁棍那傻叉跑哪去了,我早就去告诉关超,去领那两百块钱了!”

    什么?知道我在哪可以去找关超领两百块钱?

    听到小毛的话后,我在厕所的隔间里膛目结舌。

    关超啊关超!

    你小子底对我有多大执念啊?咱们本来工资就不多,你还拿两百块钱悬赏我?

    “嘿,小毛,你觉得,汪铁棍是不是压根今天根本就没来上班啊?”小姜终于解开了腰带,一边释放内存一边对小毛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他们频道好不容易才要新开一个节目,他一定会来参与的!”小毛充满肯定的对小姜说道。

    小姜看着小毛点了点头,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,窗外突然传来岳林森的声音!

    “布谷!布谷!”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小毛好奇的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,岳林森估计支持不住了!”躲在隔间里的我在听到岳林森的暗号后瞬间慌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刚才开玩笑的说想把他从三楼拍下去,但是,朋友之间玩笑归玩笑,在岳林森需要帮助的时候,我怎么可能不伸出援手?!

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我一脚踹开了厕所的隔间。

    叼着香烟正在走向窗台的小毛,和正在系腰带的小姜呆呆的向我看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,贵啊!”小毛将香烟一把丢掉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贵”是鬼的意思吗?小毛嘴里的“贵”指的是我吗?

    我想起自己刚才照镜子时的那副尊容,不由自主得打了一个冷战。

    我他老舅的太像鬼了!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就算我这样子吓人,你身为农业频道的台柱子,也不能说方言吧!”望着落荒而逃的小毛,我在心里默(www.zhaishuyuan.cc)默(www.zhaishuyuan.cc)地吐槽道。

    我转头望向小姜,小姜提着裤子呆呆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那个。。贵祖宗。。我不知道您在里面方便。。我现在啊就走。。现在就走!”小姜对我可怜兮兮的说道。

    什么玩意!你怎么也喊我“贵”!方言会传染吗?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!”我看着提着裤子的小姜快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马上走,,马上走!”小姜如蒙大赦,感激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正当我想马上赶走小姜,去解救岳林森的时候,窗外又飘来岳林森的暗号。

    “布谷~布谷~”

    听着岳林森不紧不慢的“布谷声”之后,我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岳林森这次的暗号,并不像上次那样的急促,看来他应该在示意我他还可以坚持一会,想让我从小姜的嘴里套出一点情报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我冷冷的对好不容易提着裤子挪到厕所门口的小姜说道。

    小姜被我吓了一个哆嗦,僵硬的扭过脖子回头看向我。

    “贵祖宗。。有何吩咐啊。。”小姜勉强对我挤出了一个笑容,声音发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的两百块钱是什么意思?”我压低声音,尽量面无表情的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那个。。我说的两百块钱是人民币的意思。。”小姜对我赔笑道。

    废话!我能不知道是两百块钱吗?

    “关超好像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,特别特别的恨我,一定要撕掉我的名牌才能一泄心头之恨。”我接着想道:“所以,关超,在撕掉我之前,无论怎么劝说他,他应该都不会将自己的矛头,攻击对象转为赵箭仁!”

    想道这里我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那么!

    在我们和赵箭仁作战的时候,关超非常有可能就是我们最大的阻碍!

    “我要除掉关超!”我暗暗的想到。

    可是,我怎么才能除掉关超?

    正当我准备接着从小姜嘴里套出一点情报的时候,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四个字——驱虎(www.fuguodu.pro)吞狼!!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找到谁之后,能拿两百块钱?”想到主意后的我继续阴森森的问小姜。

    “是汪铁棍,,汪铁棍!我一个朋友和我说只要找到汪铁棍,就给两百块钱人民币!”小姜毫不犹豫的将关超悬赏我的计划透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小姜被我吓的满头大汗,我努力憋住笑对他慢慢的说:“哦。。那个汪铁棍是吧。。如果,我告诉你他在什么地方,你会不会报答我?!”

    小姜一听我说知道自己所藏身的地方,眼睛顿时一亮,可是出于对“贵”的恐惧,他结结巴巴的问我:“那个。。祖宗。。你想让我怎么感谢你啊。。?“

    “你就给我烧点纸钱就行了!”我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小姜的大眼珠子“咕噜咕噜”的转了几圈后,对我说:“那个。。成交。。祖宗。。只要你和我说位置,今天晚上我一定给你烧钱!”

    我就要他这样的回答!

    “太好了!看来驱虎(www.fuguodu.pro)吞狼这个计划可以实行!”我心里大乐。

    什么是驱虎(www.fuguodu.pro)吞狼?就是借苏凌君的手,除掉关超!

    “苏凌君一定无聊的想找人撕名牌吧!”我默(www.zhaishuyuan.cc)默(www.zhaishuyuan.cc)的想到。

    要知道,苏凌君——这只在我眼里百战百胜的老虎(www.fuguodu.pro),下午才捕猎到卜磊这一个倒霉蛋!

    “如果,我把关超引导苏凌君面前,苏凌君一定不会放过他!”我接着在心里想到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”想到关超被苏凌君撕掉后那副衰样,我不由的乐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贵祖宗,,你不要吓我啊。”小姜惊恐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没想到,我这一乐差点把小姜的眼泪给吓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,我来搜索一下你嘴里那该死的“汪铁棍”的位置。”我闭上眼睛,对小姜说道。

    “希望刚才岳林森摇我的效果还在。。让我能连接上苏凌君的意识,知道她所在的位置。”我默(www.zhaishuyuan.cc)默(www.zhaishuyuan.cc)的祈求上天。

    慢慢的,我脑海中出现了模糊的画面。

    苏凌君一个人百聊无奈的甩着手,在一楼大厅靠北的位置闲逛!

    我立马睁开了眼睛对小姜说道:“你快去通知你的朋友,那个人就在一楼大厅靠北的位置!”

    小姜忍住眼泪,对我说道:“谢谢贵祖宗!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,以后别来这地方了!”我点了点头回应道。

    小姜一听到我准许他走,立马提起裤子头也不回的连滚带爬的“挪”出厕所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会马上打电话通知关超的吧!”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厕所后在心里想到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厕所外马上就响起小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!关超!你快去一楼大厅靠北的方向!汪铁棍就在那里!”

    希望苏凌君能像秒杀卜磊一样把关超解决掉!

    小姜的声音渐渐地离厕所越来越远,突然,我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岳林森还在外面的水管上趴着呢!

    “他没掉下去吧!”我走向窗台,暗暗的想道。

    但是等我走近窗台后,想窗外望去后。

    我整个人都傻掉了。

    岳林森没有掉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

    这个傻叉居然抱着水管睡着了!

    “牛逼!”看着均匀发出呼噜声的岳林森,我不由的向他伸出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牛逼了!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(https://c/chapter/1175_368060.html)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c。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:c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